凝神云山天开图

        刘晓林

       傅氏振江,吾谋面未久之兄长。其艺术修养极其全面,精诗词之道、擅花鸟之绘。顾恺之曾有四时诗云:“春水满四泽,夏云多奇峰。秋月扬明辉,冬岭秀孤松。”四时之论是需篇章赘语的,哪能尽详?何如使懒略记“一时”--先生的山水画。 “山有云岚浮腰际,且看飞瀑坠潭奇。傅氏腕下抒胸臆,信手一挥出天机。执管诸锋尽使转,冷隽空灵洒脱递。刚柔劲,健涩圆,枯润干湿并淡。赏者四顾皆嘘唏,岂非兴来小豁灵腑气?皴擦点染,纵横玄绿。空阔磅礴,瀚海推移!” “非痴非梦岂非癫,别有关心别有传。一夜西风解脱尽,万峰青插碧云天。即是此心即是道,离心离道别无缘。唯凭一味笔墨禅,时时拈放活心焉。” 吾于振江先生笔下的山水有上述感受:一为九天居士自撰,一借唐寅《丹崖巨壑图》自题之文。 先生画作之佳,诉诸文字不易体察。先生诗词之妙,顺手抄录便可心会:“绿潮怒涌千万里,放眼江南北国。飙风骤起。歌一曲,清气弥漫碧落。大地沉浮,珠露流泻,欢舞千年鹤。星辰散乱,鳌头今日谁夺?清品原非凡物,问仙居何处?九天河洛,云水翻腾,天地转,妙禅更与谁说?泪洒江河正氤氲兰麝,脱胎换骨,乾坤永大,旭日东方磅礴。” “穷造物之情者,恒得真之美;探人生之究竟者,则能及乎真之善。故艺术家之能事,往往偏重建立形式,开宗立派之谓也!若其挥斥八极,隘九州,或真宰上诉天应泣者,必形式与内容并跻其极,庶乎至善尽美,乃真实不虚。”在李唐《伯夷叔齐采薇图》序中徐悲鸿如是写。"因为你是画家,你有炽热的感情,遇到这种场面,非激动不可,非醉不可!" 艺术创作中的傅抱石如是说。傅氏振江,极尽通达,人艺真美。穷造物而探人生,求尽善而舍皮相;富激情而醉画图,泻汪洋而卷云舒。一言之概:具天赋而不傲物。于是,我把徐傅二位艺坛巨擘的真言挪借了过来用于振江先生及其艺术。这绝不仅是出于尊重,更非强加的“溢美”。何以证?观其画交其人。 凝神云山天开图,振江先生凝神于丹青之途是无疑的!天开图岂只是云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