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写意之风乃大者

诗言志,乐言情,画言心亦言思。

在众多的画册当中,振江的画册独具一格,独霸一风,独奏一旋,独领风骚。

是的,纸墨山水,犹如地球上的山水一样众多。常言道: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可我也常常发现,外行人也能看出些“独道”。

所谓独具一格,振江的画册确是一扫当代评论、赞美、粉饰之污,一展赤裸、坦荡、原本,赐给了我们中国画欣赏之本质:一个真人,一番真情,一颗真心,一支真曲,一泛真思。这便是振江,这便是振江1996年出版的那本画册。

曾多次看过振江的画,甚至参加过他的画展……,却在这一夜的一瞬之间,似乎认识了振江,认识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一片泛阳的天地,一支中华民族的交响乐,一塘池水中清芷的荷……是的,世间万物、万事、万人如何求得理解?认知?谁知谁,谁解谁,谁悟谁?

然而,只要存在,便蕴含着一切的机缘。

振江,经历了多少磨难不重要,重要的却是把中国画艺术之精神;把追阳、泛红之思想;把思维世界的清白、空净;更把艺术的真实、虚怀;作家生命的坚韧、豪迈、仁智、荡气留驻人间,传递未来,构建着人类那美好的、金色的、太阳般的精神宇宙的殿堂。

我喜欢《傅振江画选》,因为这是一本名副其实的画册,而无失其画魂,犹如更多无题交响乐之乐魂。是的,既然是音乐,便无需言写;既然是画,便无需更多话意、解说、评判。画册只需展画,何需言说,何需给读者太多的束缚?这在以往的年代不可避免,但在未来那所有的人都是艺术的创造者、享受者的时代,就完全不必了。艺术之伟大,正在于它通过一幅画、一支曲给人们带来一个自由思考的广阔空间,是任思想自由驰骋的宇宙,否则,艺术便大大地扼杀了自己的价值和生命。就是米南阳的书法,我们欣赏的岂不更是那字的风格、韵味和意气?而字的内容本身的局限,在这其中全部释然了。

40)(虚山慧海)

我喜欢振江的山水画,“仁者乐山”一个“仁”字仁出了这样的时:晨、春、秋、晚、雨后……;仁出了一个空:泛阳、虚怀、真如……;“智者乐水”,他笔下的水乐出了:洗心、天水、泉吟、慧海……。是的,那虚远的山影,没有半点的刻意,没有丝毫的匠心。振江笔下的山居然是那麽地清透,在无云天中,却清楚地看到座座泛春、泛红、泛黄、泛青的山谷中,浸入了气,盈满了云,润透了水,这便是振江笔下的山水,心中的山水。轻清的墨,淡澹的彩,一颗艺术家必备的清洁、善良、空简的心灵。

42)(荷花)

我喜欢振江的花鸟:深深的寓意,简约的彩墨。一幅画,若简到无处可减,便可谓出神入化,此乃八大山人之胜处。振江的荷,千姿万种,却是那样地简笔廖墨,其不凡之处,恰在于疾风中他把握住的是傲骨;世俗中他摘取的是仁善美;繁杂纷乱处他捕捉的是血脉;艰辛磨难之中,他捧若如珍的是真谛……:老石芭蕉(老实巴交)、梅花意“无”、荷花清芷……。

我更喜欢振江笔下的静物:耙子筐篮,有多少人扒搂一生,他却是只见耙筐,不见一草、一尘、一物,干净净,空落落,只有这才是孕育艺术的殿堂。

41)(葵花)

《追日》,几笔墨画出的向日葵,粗壮的杆,如血如阳如金如黄的葵花,连同那老辣的风格让我一惊,我曾经喜欢葵花,多次摄影拍下葵花,也曾看到许多画家笔下的葵花,如此老辣,触人心弦的只有振江这一支了!!

曾经我对老公说:振江不像画家,性格过勇,倒像鲁智深式的武士。而今,我却深深地欣赏着他那一扫旧时文人的穷酸,堂正正,立天地的民族英雄气概;欣赏他那征战豪杰般的画笔,动静祥和,实迷相合的新时代英雄的气魄,连同他那粗旷、大气、豪爽的画风。

通过永生认识振江十余年,知其画竟此一时间!

扬写意之风,乃大者!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3年12月12日晨1点—2点35分